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專欄 - 近觀歐洲

歐洲銀行熊市,歐債危機未了

趙永升 2016年02月23日

趙永升,財富中文網專欄作者,全法中國法律與經濟協會副會長。本專欄聚焦歐洲經濟、文化及中國公司在歐洲的發展。
歐洲銀行股暴跌對中國是否會產生影響?答案是顯而易見的。除了上文所述的金融全球化與金融傳染效應,恐怕對中國影響最大的應該還是在歐盟境內運作的中資企業。

2月8日正逢中國人喜慶春節,歐洲銀行的市值卻暴跌。歐洲銀行板塊重挫5.6%,其中希臘資產規模最大的三家銀行下跌近三成;而在大銀行中,德意志銀行是跌幅最大的一家——德銀盤中重挫11%,創2009年7月來最大單日跌幅,接近2009年元月創下的歷史新低。

再看今年年初迄今,歐洲銀行股也已整體下跌了20%有余,而美國銀行股僅下跌了8%多。若單就德國和法國而言,銀行市值則分別平均縮水了40%、30-40%之多;意大利等南歐國家的銀行股更是下跌了高達50%,即銀行市值減半,可見幅度之大。

歐洲銀行股的整體暴跌,著實引起歐洲乃至全球金融界、政界與學術界的關注。那么,此番歐洲銀行熊市究竟是預示著一場新危機的來臨,抑或是舊危機的復燃?對此,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在筆者看來,這次歐洲銀行市值暴跌,實質上還是歐債危機的舊“債”未了。

這場持續了長達七八年之久的歐債危機,按理到2014年底、最遲到2015年底就該算已經徹底過去。筆者也在之前的幾篇文章中,將歐債危機的截止時間如此這般定義,然而,面對年初迄今歐洲銀行股的狀況,筆者也不得不重新考慮將歐債危機的終止時間往后推遲。

盡管是同樣的“疑似銀行危機”(筆者將其稱之為“疑似銀行危機”,是因為姑且還不能將其定義為“銀行危機”,盡管已經顯現出些許銀行危機的特征),盡管是同樣的“歐債危機后遺癥”,但對歐盟不同的成員國而言,卻有各自不同的成因。限于篇幅,本文不作過細探究,僅粗略按南北之別加以分析。

筆者在此先將歐洲銀行分為兩大類:“歐洲南方國家(South of Europe)銀行”(下文簡稱“歐南銀行”)與“歐洲北方國家(North of Europe)銀行”(下文簡稱“歐北銀行”)。此處的兩個概念與我們常說的“南歐(Southern Europe)”與“北歐”(Northern Europe)不甚相同。

與筆者的此分法相對應的,歐南銀行與歐北銀行此番市值暴跌的成因也不相同。歐南銀行,例如意大利的銀行,主要是由于壞賬過多、資金周轉不濟、企業破產所致。在“南歐豬國”這些國家,中小企業舉步維艱,經營狀況不容樂觀,諸多企業只能申請清算。

由于歐洲大陸的絕大部分國家都是“基于銀行之經濟模型”(Bank-based economic model),與英美文化國家的“基于市場之經濟模型”(Market-based economic model)迥異,因此一旦放貸出去的款收不回來、積累到一定程度,就會出現銀行倒閉風潮。這正是意大利當下發生之事。

當然,倒閉的銀行主要還是中小型銀行。其中媒體報道頗多的一個退休老人因此而自殺,正是由意大利一家小銀行破產所致。至于愛爾蘭以及同屬“南歐豬國”的葡萄牙、希臘,與意大利的情況大同小異,無非顯現的時間點有所錯開。

而德國和法國的銀行,由于總體經營尚可,從理論上講本應沒有暴跌的基礎。但由于隨著“金融全球化(Financial Globalization)”的推進,“金融傳染(Financial Contagion)”效應起的作用越來越大。此次由于歐洲南部國家銀行的破產與信用危機,導致歐洲北部國家銀行的信用也受到傳染,進而引起銀行股持有者即投資者的“金融恐慌(Financial Panic)”。

當然了,除了上述的“天災”,“人禍”也是一個要因。比如,德銀高管層在去年下半年發生了大地震,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組,但投資者并沒有因此“受到感動”——自聯席首席官約翰?克里安(John Cryan)上任以來,德銀股價下跌了整整五成。有投資者擔心德銀的資本緩沖能力不佳,外加上德銀的業績不容樂觀:德銀2015年虧損68億歐元,為金融危機以來首次出現虧損,僅第四季度就發生凈虧損21億歐元,營收降至66億歐元。

而歐盟針對歐債危機后期下的幾副“猛藥”,也是效果平平——

(1)歐盟幾輪的“量化寬松政策(QE)”,也并非全都靈驗;;

(2)多次的“負利率”政策也是如此,真正傳導到實體經濟的微乎其微;

(3)歐元的貶值,是個不大不小的政策舉措,對刺激歐元區成員國的出口起到不小的作用,但同時對歐元區的進口也產生了抑制效應;

(4)之后,為了確保整個社會的穩定,歐盟諸多國家只能在社會福利上下功夫,換言之,都壓到了社會福利這根稻草上了;而由福利帶動的稅收增加,反過來又會增加企業和個人的負擔。

最后,歐洲銀行股暴跌對中國是否會產生影響?答案是顯而易見的。除了上文所述的金融全球化與金融傳染效應,恐怕對中國影響最大的應該還是在歐盟境內運作的中資企業。由于這些企業經過數年乃至數十年的打拼,在歐盟已經有了一定的根基,尤其與當地的金融機構已經逐步形成了盤根錯節的商業及金融關系,其影響可見一斑。同時,由于歐洲諸多銀行對中國也有相當規模的投融資項目,歐洲銀行熊市也會對中國本土產生不小的影響。

至于中國工商銀行西班牙分行剛發生遭到搜查、抓人的事件,由于進一步的準確緣由尚待西班牙警方公布,尚難以判斷該事件是否與歐洲銀行股暴跌有關聯。但無論如何,工行事件恐怕將警示在歐洲營業的中國各個銀行與其他中資機構,亟需熟知且遵守歐盟成員國當地的法規、條例,切不可想當然地以為在中國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一個業務流程,必定能在西班牙或法國實行。

總之,歐洲銀行股暴跌了,盡管在德銀強力干預之后有所好轉,但其昭示出“歐債危機債未了”的特性,足以讓各方決策者感到有必要聯手,最終為歐債危機及其伴隨的銀行危機找出解決方案。盡管銀行熊市的表象大同小異,但其成因卻不甚相同。因此,在尋求方案之時,也要針對各個不同成員國而對癥下藥。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中國煤業大遷徙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