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專欄 - 管理實踐課

“網紅經濟”的社會顏色該如何定位

李華東 2016年04月01日

生死循環是自然規律,實體經濟的興衰也是正常的。在自己的實體經濟感受到壓力時,應該反思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及社會大環境,找到解決辦法。

我們需要以更加開放的姿態,去接納由互聯網+而涌現出的、所有能促進社會文明進步的新型產業,但對于某些游走在道德與法律邊緣的產業,也必須進行正確的引導和規范,對“網紅”和“網紅經濟”進行正確定位、科學規范,保障其有序健康發展的同時,又能讓其社會顏色光鮮靚麗,顯然才是與時俱進的正確“姿勢”。


最近,網絡紅人“papi醬”獲得1200萬元投資,估值上億,成為市場關注的熱點。作為2016年第一起“網紅”收到資本投資的案例,papi醬獲得投資代表了資本層面對網紅變現能力和潛力的看好。應該說,資本關注到網紅是很正常的,因為網紅深受年輕人喜歡。但投資網紅是需擔很大風險的,因為網紅的走紅依賴于特定的粉絲群體,粉絲的黏性、忠誠度、轉化度都需要因人而異。

和曾經的演員依靠銀幕、電視成為影視明星一樣,網紅也是靠粉絲而紅,只不過他們是伴隨著互聯網的普及應運而生。網紅們通過微博、微信、直播、短視頻或是各大論壇獲取粉絲,然后讓粉絲心甘情愿為其消費買單,進而產生了“網紅經濟”的概念。

網紅之所以能夠“走紅”,并且創造了一種新的經濟概念,更在于他們以自己的創新創作贏得了大量的年輕粉絲,而年輕人又是創造社會財富和市場最龐大、最強勁的主流消費群體,他們既是網紅經濟的參與者,同時受到“網紅”的影響和啟發,更不乏呈現出新的“網紅”乃至“孵化”出新的經濟概念和增長點。

事實上,無論在任何社會體制下,能夠“取悅”和抓住年輕人群體,不但可以“紅”起來,更能刺激和帶動他們創新創造的靈感與消費欲望,進而促進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

在不少人眼里,“網紅”一詞并不光鮮,無外乎是利用青春靚麗的高顏值和“無底線”的搏出位來吸引眼球,進而提高身價實現“以名搏利”個人行為。但實際上這并不客觀。真正能夠產生“經濟”的“網紅”,盡管也有高顏值,但能夠吸引大量粉絲關注的卻是靠自己的創新思維和創造成果。

報道顯示,被譽為“2016年第一網紅”的papi醬今年29歲,她給自己貼上的標簽是“貧窮+平胸”,口頭禪是“我是Papi醬,是一位‘集美貌與才華于一身的女子’”。去年7月,她才開始陸續在微博以及小咖秀上發布搞笑短視頻,獲取了大量粉絲。后來她又利用變音器發布原創短視頻內容,包括對口型、方言惡搞、男女關系點評等,獲得粉絲數多達800萬。由此可見,Papi醬的身價提升并能夠獲得投資人的認可,主要還是在于“Papi醬”的創新思維和創作成果。

互聯網的誕生和發展為創新創造提供了無盡的開發空間,由互聯網+而出現的新興產業正在以銳不可當的勢頭沖擊著人們的傳統觀念和傳統產業市場,在逼迫人們思維不能不隨之轉變與更新的同時,也必須對“網紅”有一個客觀的認識。誠然,在“papi醬”成為第一位獲得1200萬投資的刺激和“網紅經濟”新概念的產生,勢必會有更多人趨之若鶩爭當“網紅”,也不可避免會出現有違道德和法律底線的“創新創造”,尤其是在現有法規制度對“網紅”乃至“網紅經濟”還存在規范和制約不足的環境下,“網紅經濟”的社會顏色還很難“鮮艷”,對“網紅經濟”如何定位和規范顯然已經“迫在眉睫”,因為互聯網產業的發展速度正如它本身的信息傳播一樣,一夜之間就會“不曾相識”。

“網紅經濟”的社會顏色該如何定位?正如對很多互聯網+產業一樣,既不能一棍子打死,又必須對其“量體裁衣”,加以制度引導和規范,特別是“網紅”又較之其他行業的特殊性,如何培養形成健康的“網紅經濟”,又不至于給社會帶來負面影響、甚至“污染”,很值得相關方面去思考。

我們需要以更加開放的姿態,去接納由互聯網+而涌現出的、所有能促進社會文明進步的新型產業,但對于某些游走在道德與法律邊緣的產業,也必須進行正確的引導和規范,對“網紅”和“網紅經濟”進行正確定位、科學規范,保障其有序健康發展的同時,又能讓其社會顏色光鮮靚麗,顯然才是與時俱進的正確“姿勢”。

作者李華東為中國國際商會投融資服務委員會副主席、連鎖村創始人

我來點評

相關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中國煤業大遷徙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