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專欄 - 傳承

安身與立命

胡泳 2019年02月11日

胡泳,北京大學教授
“安身立命”就是在根本處見性,在世人眼里,更多指的不是參悟佛法,而是事業有著落,精神有寄托。

中國人,尤其中國文人,好講“安身立命”,與西人不同,西人喜歡講人的得救與否。

安身立命,可以分為兩個層面來說。一是“安身”,二是“立命”。

首先要說的是,“安身立命”作為一個成語,并非儒學詞匯,而是禪宗詞匯。出處見《五燈會元·長沙景岑禪師》:“問:學人不據地時如何?師曰:汝向什么處安身立命?曰:卻據地時如何?師曰:拖出死尸著。”為學,“不據地時”必不得“放心”。由此,“安身立命”指身心有依處而不縱逸。“拖出死尸”是個比喻,即“活死人”,喻妄想煩惱起時,拖出自己的尸體來對治,即可消除一切思量分別之妄想,實為安心法門。

“問:如何是學人心?師曰:盡十方世界是你心。曰:恁么則學人無著身處也。師曰:是你著身處。曰:如何是著身處?師曰:大海水,深又深。曰:學人不會。師曰:魚龍出入任升沉。”

可見,“安身立命”就是要有“著身處”,意即在根本處見性。歸根結蒂,佛法大義,乃一切無著,亦不著于“無著”。景岑這段問答,處處機鋒。這位禪師乃唐五代僧人,為南泉普愿法嗣,禪史上稱為長沙景岑,住長沙鹿苑(今麓山寺)。禪風潑辣,時人呼為“岑大蟲”。

雖然佛學在出世間法上獨擅勝場,但論及立身處世、待人接物之世間修養,還是要仰賴儒家智慧。“安身立命”在世人眼里,更多指的不是參悟佛法,而是事業有著落,精神有寄托。這可以追溯到《周易》的“安身”說和《孟子》的“立命”說。

《周易·系辭下》:“往者屈也,來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龍蛇之蟄以存身也。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窮神知化,德之盛也。”屈,消退;信,通伸,長進;尺蠖行動時,先屈而后伸;蟄,潛藏;神,陰陽不測。精研義理達致神妙,來致力于運用;宜于運用以安居其身,來增崇其德。《周易·系辭上》謂“夫《易》,圣人所以崇德而廣業也”,“致用”即此“廣業”。由此可知,屈伸是儒者全部德行和事業的指導方針。“過此以往,未之或知”,除致用崇德之外,不知還有什么可說的。而真正盛大的德行,是能窮盡陰陽、通曉化育。

孟子講“立命”時并未言“安身”,他所使用的詞語是“修身立命”。《孟子·盡心上》:“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夭壽不貳,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莫非命也,順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巖墻之下。盡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

這一段大可稱為儒家“內圣學”綱領,因為它包括了盡心、知性、知天、存心、養性、事天、修身、立命等。盡心,就是通過反思洞察自心;“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告子上》),“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離婁上》);知性,知曉自己受之于天的本性,此處須知本性非習性,所以孔子才會說:“性相近也,習相遠也”(《論語·陽貨》),而了解本性是了解天命的必然之路。

盡心知性,存心養性,這里可以看到儒學與禪宗相通之處。《六祖壇經》:“五祖知六祖悟本性,謂六祖曰: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本心,見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師、佛。”本心就是自心,不認識自己,所有的修行都是心外求法。所以孟子又有云:“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則居之安;居之安,則資之深;資之深,則取之左右逢其原。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離婁下》)孟子的意思是:君子遵循一定的方法來加深造詣,希望自己能自然獲取心得。能自然地獲取心得,就能堅定掌握而無不安;能堅定掌握而無不安,就能夠積累深厚;積累得足夠深厚,用起來便能夠隨處都遇到源頭而取之不盡。所以君子為學,總是希望自己能自然地獲取心得并有所領悟。

孟子提到“居之安”,但在“內圣學”綱領中,他進一步提出“立命”。所謂“立命”,就是不論壽命是長是短都不改變態度,只是修身養性等待天命。漢趙岐《孟子注》云:“修正其身,以待天命,此所以立命之本。”人誠知天命便能安然順受,所得的便是正命;君子不會做立于即將垮塌的危墻之下的蠢事,因為那是違背天命的。盡修身之道、終老其身的是正命,違背天命以至遭刑戮桎梏而死的,就不是正命。

這里我們可以看到人的生命與天命之間存在的張力。前者屬于先天所定,后天人為無助于事,所以不可能強求。《曾國藩日記》對此有最好的領悟。其同治元年日記中有云:“四點入內室,閱王而農所注張子《正蒙》,于盡性知命之旨,略有所會。蓋盡其所可知者,于己,性也;聽其不可知者,于天,命也。《易·系辭》‘尺蠖之屈’八句,盡性也;‘過此以往’四句,知命也。農夫之服田力穡,勤者有秋,惰者歉收,性也;為稼湯世,終歸焦爛,命也。愛人、治人、禮人,性也;愛之而不親,治之而不治,禮之而不答,命也。圣人之不可及處,在盡性以至于命。盡性猶下學之事,至于命則上達矣。當盡性之時,功力已至十分,而效驗或有應有不應,圣人于此淡然泊然。若知之若不知之,若著力若不著力,此中消息最難體驗。若于性分當盡之事,百倍其功以赴之,而俟命之學,則以淡如泊如為宗,庶幾其近道乎!”這的確是有關安身立命的至論。(財富中文網)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中國煤業大遷徙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