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專欄 - 傳承

老子論氣

胡泳 2019年03月20日

胡泳,北京大學教授
老子喜歡用“嬰兒”或“赤子”來名狀“氣”,因為他們具有無形、 無限的發展力量,表達的就是一種生命力充實飽滿、未有絲毫喪失的狀態。

《老子》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這構成了老子的宇宙生成論,而氣則是其載體和象征。

一是道的別名,指混沌未分的原始狀態,可以理解為元氣。一生二,指一派生出陰陽二氣。二生三,二氣和合氤氳,進一步產生出天地萬物和人類。此處的一、二、三都可以理解為氣,《老子河上公章句》注云:“道始所生者,一也,一生陰與陽也。陰陽生和、清、濁三氣,分為天地人也。”因此,氣不僅充塞于天地之間,也深藏于人體之內。如楊儒賓先生所說,氣化的身體觀為道家思想的最大特色,人根本上即帶有宇宙性,故人的身體與宇宙氣息相通(楊儒賓主編《中國古代思想中的氣論及身體觀》,巨流圖書公司,1993年,第21頁)。

“負”的本義是恃,即依恃,憑仗。《說文》:“有所恃也”。《釋名》:“負,背也。置項背也。”“抱”的本義就是用手臂圍住。“負與抱”講的是萬物和人都具有對立性質的兩面,有一面背負著陰,另一面就擁抱著陽。古代中國把事物中彼此對立又互藏互寓的現象,例如天地、日月、晝夜、寒暑、牝牡、上下、左右、動靜、剛柔、刑德等,皆用“陰陽”的概念來加以表述,從中彰顯出既共存又相悖的抽象關系。

所謂“沖”者,即陰陽之和合,故亦名“沖和”、“中和”。《宋徽宗御解道德真經》云:“沖者,中也,是謂太和。”“沖氣”可以理解為陰陽合氣,孤陰不生,獨陽不長。《說文》:“沖,涌搖”,謂陰陽之氣在涌動,說明沖有于沖突中斡旋以求調和之義。宋徽宗曰:“萬物之理,偏乎陽則強,或失之過。偏乎陰則弱,或失之不及。無過不及,是謂沖氣。”又說:“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余者取之,不足者予之,道之用,無適而不得其中也。”

又一說,沖有中空、空虛之意,《老子》四十五章:“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沖,其用不窮。”最完滿的東西,好似有殘缺一樣,但是它的作用永不衰竭;最充盈的東西,好似空虛,但是它的作用永不窮盡。虛則受,道若不虛,就不能容納東西;氣不在“沖”的狀態中運作,就不能達到陰陽之“和”。

《老子》另外兩處提到氣的地方是:“摶氣致柔”(十章)、“心使氣曰強”(五十五章)。“摶氣至柔,能嬰兒乎?”王弼注曰:“言任自然之氣,致至柔之和,能若嬰兒之無所欲乎?則物全而性得矣。”“摶”,有結聚之意,高亨曰:“《管子·內業》:‘摶氣如神,萬物備存。’”這是說嬰兒最能專注其精氣達到柔和,按陳鼓應先生的解釋,能聚氣又能致柔,這是嬰兒順其自然而臻至的“心平氣和”之境地,“氣柔是心境極其靜定的一種狀態”(陳鼓應:《老子注釋及評介》,中華書局,2003年,第101頁)。

再來看第五十五章:“含德之厚者,比于赤子……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氣曰強。物壯則老,謂之不道,不道早已。”這里,老子禮贊嬰兒有德。嬰兒之德,來自于其無求無欲,無施無為。王弼:“含德之厚者,不犯于物,故無物以損其全也。”以嬰兒為喻,老子認為惟有“精”與“和”統一,才能達至厚德。“精之至”是形容精神極其專注的狀態;“和之至”是形容集氣到最柔和的境地。而懂得和的作用,就能恒久(王弼注:“物以和為常,故知和則得常也”;范應元注:“惟沖則和,知和則常久也,故知和曰常”);認識到恒久的意義,叫做明智(范應元注:“常久之道,非至明者不能知之,故知常曰明也”)。

益生,縱欲貪生;《莊子·德充符》:“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祥,本義是吉祥,《說文》:“祥,福也。”引申為吉兆,《周禮·春官》:“以觀妖祥,辨吉兇。”鄭玄注:“妖祥,吉兇之征。”賈公彥疏:“祥是善之征,妖是惡之征。”因諱言修辭,轉義為兇兆,如《左傳·昭公十八年》:“將有大祥,民震動,國幾亡”,杜預注:“祥,變異之氣。”所以老子此處的“祥”指災禍。王弼注:“生不可益,益之則夭也”,易順鼎云:“‘夭’字當作‘妖’,蓋以‘妖’解‘祥’字。”這也是中國諸多漢字可以同時有兩個相反含義的例子之一,如“治,亂也”,其背后隱藏的是辯證的思維,即祥可以變成不祥,不祥也可以變成祥。

而任性使氣叫做逞強,王弼注:“心宜無有,使氣則強。”保守內在柔和之氣方能使人心平氣和,一旦意氣用事則會流于早夭死亡。這就如同事物強大到一定程度就會衰老,因為不合乎道,其結果是提早完結。

可見,老子喜歡用“嬰兒”或“赤子”來名狀“氣”,因為他們具有無形、無限的發展力量。“精之至”與“和之至”表達的就是一種生命力充實飽滿、未有絲毫喪失的狀態。老子戒剛貴柔,嬰兒與環境和諧無爭,雖然柔弱,卻能自保全身,所謂“堅強者死之徒也,柔弱者生之徒也。兵強則不勝,木強則烘。強大居下,柔弱居上”(第七十六章)。尚武逞強是由強盛走向衰弱的原因,就像樹木茂盛就會被燒掉一樣。

必須指出,赤子和嬰兒,是《老子》中的重要“意象”,常用來象征“始源”,比喻簡單、質樸、至真,如第二十章:“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第二十八章:“復歸于嬰兒”。任何生命都以初生時為最好,雖其弱小,但卻包含日后成長、發育、壯大、繁殖的一切能力。這說明,理解氣的關鍵在于生命力。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中國煤業大遷徙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直播